【全职高手/喻魏】意外惊喜

2.


因为事发突然,实在一时之间没有什么衣服给魏琛穿。好在喻文州记得家里还留着当初在蓝雨训练营的那件小T恤,虽然还是嫌大,但倒是能勉强凑合着当一件...小裙子穿。因为时间太久了T恤有些泛黄,浆化的触感并不是很好,小孩子的皮肤柔嫩,几个动弹之后皮肤被面料摩挲的都有些发红。


不过魏琛并不在乎这点。当初的小混混少年什么样的苦头没吃过,没钱的日子那叫一个惨,秋天里头一件衬衫能穿半个月,脏污都渍成一块块的,能给手上刮出血来。他在乎的是活了三十多年,何其有幸,居然能感受到女孩儿们独有的股下清凉,甚至更胜一筹——喻文州没给他内裤。


魏琛捂着自己的眼睛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懒得动弹,小肚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喻文州去趟淘宝先是买了些孩子的衣服,加付几倍的运费务必要求人家尽快送到,然后就安然的倚在门框上看着魏琛“裙子”下头露出的小半截短腿。隔光纱透进来明亮的光线,暖暖的照得房间特别温馨。喻文州心底里感慨一句,如果魏队能生孩子那么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吧?


喻文州走过去尝试着戳了一下魏琛的肚脐。小孩子的身体很敏感,被戳了一下之后猛地一收缩,后腰微微弯起,小屁股下意识的往左移了一点。


甩开了喻文州的手魏琛就是一句脆生生的糙骂:“喻文州你个小兔崽子给老夫滚!”


“魏队这个样子真的好可爱啊。”喻文州心情很好的坐在床边,拨弄着魏琛软软的额发。魏琛翻了个白眼拽过喻文州的手指就要下口,牙齿接触人皮肤的一瞬间却又舍不得了起来,只好愤愤的龇牙在那磨着人手指,倒像极了那种有水汪汪眼睛的小奶狗叼着小骨头磨牙的场景。喻文州也随着魏琛,另一只手给魏琛顺着发旋理着头发。


魏琛磨到下颚发酸,喻文州的手指都被魏琛的口水给泡皱了才停下,稚声稚气的还偏偏一副我老大的样子指着喻文州的心口说:“不准说我可爱!老夫我那应该是一副英俊潇洒的模样!”


喻文州笑着应声说是是是,魏队英俊潇洒无人可及。他伸手将魏琛抱在怀里,温柔细致的抚摸着魏琛的眉眼。


这就是小时候的魏队啊。这个他原以为这辈子都没有可能会见到的、稚气懵懂的魏队,这个将来会成为他心里痴念着许多年的魏队,这个到后来会回应着他的情话、做爱时也会主动地扭腰索取的魏队。


魏琛看着喻文州的眼睛也没说话。事实上魏琛这个人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猥琐的要死,但他也不比谁少块肉。年少经历过于残酷让魏琛的内心更加的柔软,所以防备的也更紧。魏琛知道喻文州喜欢自己,在喻文州本人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种看向自己赤裸裸渴望的眼神过于不正常,那不是对于队长位置或者索克萨尔的渴望,而是来自于人类本能的一种悸动。


所以魏琛有意无意的总是劝着喻文州离开,拿着他吊车尾和手残说事儿。喻文州也是憋了一口气在里头的。他想让魏琛看到自己的优秀,看到自己那明事儿人都能看得出来的爱慕眼神。方世镜叹口气拍了拍魏琛肩膀,说这孩子对你执念挺深。我就说你身上有慈母光辉特别招小孩儿吧,你还不信。


那个时候方世镜其实已经将喻文州手残背后精妙的战术计算告诉了魏琛,蓝雨的高层们也都是知道训练营里头有个未来的战术大师。这并不奇怪,一个手速如此慢吞的人在说是遍地天才也不为过的蓝雨训练营里头还能不被涮掉,不单单是运气可以解释的,所以引起注意几乎是必然。


魏琛苦着脸看着黄少天那棵小白菜长啊长的估计自己是等不到拱的那一天了。只是白白便宜了喻文州。说起来那小子说不定真是属狐狸的,现在真是越来越懂得如何掩藏自己的情绪了。要不是魏琛在社会里摸打滚爬多年练就一双看人明目,就跟方世镜那个傻缺一样盖棺定论说已经移情别恋了。


这可不行哟。这可是蓝雨的基石,要是拐了这小子那蓝雨各个还不扒了自己的皮。魏琛表情就跟便秘一样。长年累月的关注着一个人久而久之的就会对人产生一些感情。这种感情可能是依恋、亲情或者爱情等等。魏琛不幸中标了爱情这么一箭,脑子里天天下着混乱之雨。


连输的三局就像是契机一般,魏琛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就把蓝雨托付给方世镜赶紧跑路。魏琛怕,怕再这么拖下去压根儿就舍不得走了,一门心思全扑在了喻文州身上。


相见不如思念。


渐渐地魏琛有些绝望了。本是想打算好好浪一浪忘了喻文州,结果最后演变成撸的时候都要想着他的眼睛他的脸。魏琛沉痛的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禽兽,因为当初的喻文州堪堪不过...17岁。


后来喻文州没辜负当初方世镜的评价:“喻文州注定是个痴汉的料”,时过境迁依旧初心不改。好几次魏琛都打算应了,心想你情我愿这多棒,都惦记了那么多年。可是——


叼着烟惆怅。年龄到底是一条跨不过去的坎,中间的差距之大是连叶修也都坦言过担忧的。






03 Apr 2015
 
评论(5)
 
热度(84)
  1. 空白糖心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糖心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