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当正派少侠遇上魔教教主(R18一发入魂)

*武林正派少侠代表黄少天×魔教教主叶修  为肉而肉你指望有剧情这种东西?

 @阿纸桑 的点文,本文又名马背上的爱情...


——————————

黄少天,现年二十有二,蓝雨阁副阁主,佩剑冰雨,不开口时风姿卓绝。

叶修,现年二十有六,魔教兴欣教主,持伞千机,不开口时道貌岸然。

以上摘录自素有江湖百晓生之称的阿纸桑笔记。


每年的五月初九是惯例的武林大会,自诩为正派的各界人士均可参与。每年的内容都不一样。例如前年是为嘉王朝素有“斗神”名号之称的叶秋叛逃而举行的声讨大会;去年是烟雨楼楼主楚云秀宣布比武招亲。而今年,则是为了对付新出来的魔教兴欣。


消息最先从嘉王朝的旧部传出。据说此魔教歹毒无比,所到之处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其教主更是形似当初的叛徒叶秋。因而有了一个推论,叶秋叛出嘉王朝之后修炼功法急于求成,不慎走火入魔成为一代魔头。后甚至发展教徒,意图大肆侵犯武林,夺取武林盟主之位。


一时之间武林中人愤愤义愤填膺,尤其以蓝雨阁副阁主黄少天为代表。武林大会请柬刚送到蓝雨阁的时候黄少天就愤怒的抽出冰雨剑漂亮的挽了几个凌厉的剑花,扬言天下:“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叶秋!魔教兴欣?看我灭它全教,为叶秋正名!”


武林大会当日是个艳阳天,黄少天犹豫了会儿穿了件冰蚕丝的绸云衣。那衣服是一次围剿西域匪徒的行动中收获的战利品。据说这件绸云衣是西域之宝,穿上清凉无比。喻文州几次三番欲言又止,黄少天看着纳闷,然而正当喻文州准备跟黄少天说些什么的时候,武林大会恰好开始。黄少天摆摆手示意喻文州稍后座谈。


这一届的武林盟主是轮回门周泽楷,因而武林大会也在轮回门下举行。江波涛谦辞陈长繁缀让黄少天不耐烦地很。等都日上三竿,即使穿着绸云衣也被热的一身汗的黄少天终于要按耐不住准备提剑走人了,嘉世旧部才悠悠派出个不知地位的陈夜辉上台。


陈夜辉也是有点小聪明的人,话里话外不着痕迹的把魔教兴欣渐渐往叶秋身上扯,并暗示不除叶秋武林难安。最后的话实在难听,偏偏在场的所谓武林正派就喜欢这种调子,纷纷喝应。黄少天气的直接来了一个三段斩威慑全场,气沉丹田道:“诸位!难道你们真的相信这个小人么?当初的嘉世是靠着谁撑起来的你我难道心里没数?!况且时至今日,关于叶秋的叛逃完完全全就是嘉世的一面之词!如今,仅仅是为了一个近乎于捕风捉影的消息,就想再往叶秋身上泼脏水么!如果你们还有谁敢再无缘无故的侮辱叶秋,休怪我蓝雨阁、我黄少天对你们不客气!”


“说得好。”


黄少天错愕的回头,一人骑马而来,左手持伞遥遥指着嘉世旧部一群人朗声道:“嘉世的,既然当初敢于夺了我的却邪将我赶出门外,就应当敢认。”


那人一身玄衣,熟悉的眉眼和犹胜当年的气场叫全场心惊。陈夜辉更是直接摔坐在地上,口吃有些不清的指着那人:“叶...叶秋!”


“是,或者不是。我本名叶修,现在是兴欣教教主。说我烧杀抢夺无恶不作?怕是嘉王朝自己想祸水东易出的花招吧。”叶修说着,却朝另一端的黄少天一笑:“少天,想我没?”


少天,想我没?想啊,当然想,怎么可能不想。暗恋你那么多年,确定关系的后一晚你他妈就跑路了。现在你终于回来啦。黄少天心里念叨着,不知怎的觉得脸颊烧红,连带着眼睛都蒙着一层水雾。喻文州看着心惊,几个纵云踏步到叶修身边耳语。叶修听了嘴角勾起痞气的笑容,飞快的纵马而行抱起黄少天,两人共齐一马翩翩而去,留下全场炸开了锅。邱非和闻理冷笑着拂袖而去,任由剩下的嘉世一干人等被团团围住不得脱身。


......


“喂,刚刚门主跟你说什么了?”黄少天呼吸有些急促。


“他说啊。”叶修笑容更甚:“你穿着的这件衣服叫绸云衣,是用西域的相思蚕吐丝织成。这个相思蚕很有意思,倘若有情的彼此未能相见,那么相思蚕的蚕丝触手清凉犹如冰蚕。但倘若有情人相见,那么其蚕丝就会有——”


“会有什么?”黄少天茫然的扯着自己的衣服问。


“会有催 情的功效。”叶修说着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还真是给我准备了一份大礼啊少天。”


然后干了个爽














其实我原来的构思是黄少天捉捕采花贼的时候不幸被反下药,结果路经老叶惨遭吃抹干净的故事...不如咱们下次写了玩呀x





拖到这么久才写真的不好意思!








24 Jun 2015
 
评论(11)
 
热度(175)
© 糖心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