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将》BY:辞渊

1.


“我褪去了所有的年少轻狂、梦与荣光,最后徒留白发苍苍、回忆过往。我眼睛里有秋雨,是痛苦于时间流逝的悲伤。”


方世镜念完,丢下手里的书靠着沙发,扭头往外头的天望去。近年来创卫搞得厉害,下面的地方政府也不太敢阳奉阴违,因而难得见到如此湛蓝的天色。飞机穿梭过薄薄的阳光和云层,留下白洁的云线。


魏琛嗤笑一声:“我怎么不知道,世镜你原来这么矫情?”


说这话的时候魏琛四叉八仰的躺在空调前头。夏休期的天闷热,连蝉都不叫唤了,伏在稀稀拉拉的树叶底下哀哀的抽搐着翅膀尖儿。热浪沿着窗台打旋,顺着细小的缝隙涌进不算大的客厅。


“你懂个屁,我这叫文艺。”方世镜面色不改,接过吴雪峰递过来的茶悠悠抿了一口,破了功——“老吴你给我热茶啊!”


旁头郭明宇哈哈大笑起来,故意朝方世镜晃了晃手里加了三块冰的绿豆汤,一面抬脚踹了魏琛:“老东西赶紧起开,就那么点儿风你给我们几个吹吹!”


魏琛哼哼两声,朝左滚了滚,一把抱住方世镜的小腿肚子:“皇上,你要给臣妾做主,逆臣贼子郭明宇他欺负臣妾啊!”


方世镜:“...魏琛我告诉你我要是有你这种体毛旺盛的爱妃,我一定亲手掐死你。”


林杰:“...我说老魏,你能不能给一期的留点脸。”


郭明宇:“...好恶心。世镜你居然做了这种人的副队还做了两年,简直是在做慈善事业。”


“嘿我说郭明宇,你小子屁股痒了欠收拾是吧!”魏琛撒开手从地上坐了起来,撩起了白色背心的底下往脸上扇风。空调是个杂牌儿,晃来晃去就那么几缕风,热的魏琛满头汗。


方世镜抱怨:“季冷同志,请问你家从电视到冰箱一溜儿的亲美,为什么空调偏偏挑了个国美?”


“我国不是所有国产电器都是从国美商城出来的好么方世镜同志?”季冷翻了个白眼:“那是我当年退役的时候从轮回仓库里顺走的,这么多年你指望能有多好。”


“你好像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季冷同志!卧槽,仔细想想当初我离开蓝雨的时候只带走了一套队服我是不是太良心了点?!”方世镜喃喃道。


“得了吧世镜,老夫退的时候啥都没带走,还丢了几条裤衩在宿舍沙发角。”魏琛抢过郭明宇的绿豆汤喝了口随手递到茶几上。含住浮冰抵在口腔上壁。一股凉意蔓延开来,最后残留着一点冰爽滑入喉道。豆皮黏在了牙面上,郭明宇嫌弃的看着魏琛伸着舌头将整个牙面舔了一遍。林杰不动声色的将绿豆汤朝方世镜那里推了推......


“老魏这么多年倒是还没变。”吴雪峰笑着:“我在国外的时候常常还会想,联盟刚开始的时候的事情。那会儿可不像现在条件这么完善,场馆里的空调跟现在的风差不多。”


“是啊,那时候打完一场比赛就跟打完一场肉搏战一样,狭窄的通口挤满了人,热的都没什么心思想多少战术。”方世镜笑吟吟的开口,把一赛季时蓝雨战术布局不够完善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我还记得一赛季结束的时候,老吴拿了冠军,带头领着我们去撸串。啧,当时的会场两边都是夜市小吃,摊子杂七杂八的堆在一起,站在街头吃羊腰子能闻见不知道哪儿来毛血旺的辛气儿。我当时馋的跟老魏俩人挨家挨户跑,跑了十几分钟才找到。”郭明宇感怀的开口:“现在不一样了,上回休假特地过去看了看,清一色的绿化带。”


“毕竟我们都老了。好几年过去,变化大也是正常。前一阵子去H市想看看新的嘉世,碰巧听见人家喊小队长是老前辈,我当时就...”吴雪峰话说不下去,吹了吹茶上浮着的叶片儿。当初他看着长大的小队长如今也成了老前辈,那么自己呢?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了吧...可分明,他曾经也是意气风发的大神之一啊。


“老叶现在也是职业圈里头的‘王八’——老东西了。唉想当初老夫从蓝雨退的那会儿老叶脸嫩的,粗话都不会说几句。现在呢?坦坦荡荡俨然深的生活的真传啊!”魏琛又仰了下去,头枕在方世镜的脚背上。方世镜默不作声的看了会儿昔日里老搭档的脸,忽然就觉得一口气堵在了心口里。


“现在提起微草,大概所有人的印象都是杰西了吧。其实这样也好,至少微草可以不用缅怀过去,一直有崭新的未来。”林杰道。


季冷和郭明宇不知道要如何继续。这个话题对他们而言太沉重了。世界善变,却叫时过境迁。他们这群老将,再一次想起当年,只觉得好像最骄傲却最不想被碰触伤疤一一被撕开,露出浅色的肉和血淋淋的痕。


吴雪峰,季冷,魏琛、方世镜,林杰,郭明宇。


嘉世,霸图,蓝雨,微草,皇风。


战队还在,过去的人却都渐渐被遗忘在角落......


“说起来当初吃毛血旺的时候郭明宇你是不是跟小队长借的钱?”吴雪峰询问。


“不要说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好不好!我很穷,没钱!再说了那是叶秋自己答应给我的!”郭明宇拍大腿呐喊。


“现在该叫叶修了。”魏琛提醒:“老叶那码子事儿我可不信你不知道。”


“可我还是乐意叫他叶秋,”郭明宇拿过方世镜面前的绿豆汤,在林杰的闷笑中不明所以的喝了一大口道:“这样就好像我还在从前一样。这不是季冷提出来的老友聚会,而是某场比赛过后我们的撸串。老魏跟我两个人还会只点一份双份辣的毛血旺,然后我俩一起抢着吃。到最后吃的浑身是汗,灌下一大杯冰水,一边呛着一边划拳...”


“别说了。”季冷开口:“听着心里发苦。”


“我感觉嘴里也发苦...”猛然回想起老魏舔牙的动作,郭明宇艰难的咽下口中的绿豆汤...还是没忍住:“对不起我去趟厕所!”


2.

其实关于退役,时至今日提起来虽然仍是难免伤怀,但远比刚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来的轻松。


即使释怀坦然如郭明宇,在当初决定离开皇风的时候也大半夜的时候辗转难眠。搬着张凳子往大门后头的角落里一坐就是四个小时,抽完了三盒烟,喝掉了两瓶矿泉水,吃完了一只烤鸭。


听上去是顿不错的宵夜。天亮的时候,战队召集开会。郭明宇留给皇风的,除了一份辞职信和扫地焚香,就只有扫地大妈含着眼泪骂出声收拾的烟灰、矿泉水瓶和鸭骨头。


信也很简单,寥寥几笔而已。


我年龄大了,拜托给扫地焚香找个好继任者,带领皇风继续走下去。顺便,帮我给叶秋还钱。


爱着皇风的,郭明宇。


钱,皇风自然没有还。接下来的操作者也不尽如人意,皇风节节败退,扫地焚香负去神级威名。郭明宇有次送快递结束得早,蹲在客户门口蹭wifi看皇风比赛。看到扫地焚香倒下时观众的嘘声,郭明宇整个心都纠成一团,最后默不作声的把头埋在臂弯里十分钟,再抬头的时候眼睛乌亮,脸色通红。


吴雪峰退役于嘉世最辉煌的时候。三连冠,这是荣耀堪称奇迹的胜利。吴雪峰觉得很知足了。功成身退,这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应该做的事情。不舍会有,但绝不会可惜。


季冷、林杰和魏琛又是另外一种心境了。当时的霸图、微草、蓝雨都有了合适的继承人,虽然舍不得荣耀,但为了延续战队,一切都是值得的。


最洒脱的或许是方世镜。


他本来就是跟着魏琛亦步亦趋的进了蓝雨。在蓝雨的时候他一直是自由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是金牌替补。哪个角色或选手出了意外,才会有他出场的机会。然而比赛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意外?所以更多的时候,方世镜负责一些琐碎的事情。譬如负责一下黄少天的训练计划。


后来魏琛直接撒手远走。方世镜接过索克萨尔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过渡,真正的继承人还待在食堂里排队等着白斩鸡。好好培养了一年喻文州,方世镜左看右看都确信是时候该让小猪拱了魏琛没来得及拱的白菜了。于是第四赛季,蓝雨双核成立,方世镜退役。


退役之后的几个人生活也大有不同。吴雪峰拿着嘉世在当时给的算相当丰厚的退役金去了国外,买了一间牧场放放羊。郭明宇做了快递员,风里来雨里去,有时候抱怨一下北京的雾霾。林杰在电视台做后期。季冷是保险公司的小头目之一。方世镜考了教师执照在小学里祸害着祖国的花朵。至于魏琛,则复出,于第十赛季圆了他长久以来的夺冠梦。


晚上的时候,几个人都会不约而同的缅怀曾经,然后有些想哭有些想笑——


你看,荣耀已经不属于我了;你看,荣耀还在继续。


附:第一赛季出道选手:叶秋(叶修)、吴雪峰、韩文清、魏琛、方世镜、林杰、张简、郭明宇、季冷(不确定)。


魏琛、林杰于第二赛季退役。


方世镜、吴雪峰、张简于第三赛季退役。郭明宇鉴于作者蝴蝶蓝已经忘记了他甚至创造了一个新人物吕良来替代,无法考证。但第四赛季田森出道接手扫地焚香,所以分析郭明宇最多第三赛季退役。


季冷于第四赛季退役。


叶秋(叶修)于第十赛季退役。


韩文清仍在继续。


向老将们致敬。


他们的荣耀已经过去,他们的荣耀永不散去。


-----------------------------------------


*感谢你看到这里。这实际上只是一开始我的私心,我爱着这群老将,尤其是魏琛。我没有看过《巅峰荣耀》,所以很多东西会和官方相悖,请不要在意,把它当做一个二设奇多乱七八糟的同人吧。




31 Jul 2015
 
评论(5)
 
热度(90)
© 糖心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