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骗局(5-6)

这个系列大概是除了方世镜生贺那篇以外写的最爽的[。]

前文:伞修·骗局(1-4)


星期一的下午三点,即使是像荣耀这样大型的游戏里人数也会锐减不少。毕竟还有很多学生和工作党需要为了生计疲于奔命。


韩文清早早的就联系好了喻文州,但并没有说是因为那个神秘的“秋木苏”,只是说想要请喻文州连同自己一起和叶修再打一次Boss,并嘱咐喻文州别让黄少天他们知道跟着一起。韩文清向来难得求人,又是联盟里的开荒一带,因此喻文州虽然有些疑问,仍然一口答应,并好好安抚了情绪有些不满的黄少天。


三点一到,Boss果然准时刷新。之前的叶修早就分配好任务,由大漠孤烟爆出一件三十五级的拳法家装备后,君莫笑就立即上前开始攻击稳住仇恨,而索克萨尔需要做的就是在后面不断输出拉低血线,大漠孤烟伺机补拳。都是职业选手中的拔尖,技术毋庸置疑。很快的,Boss就剩半管血...残血...


一击必杀。


这绝对是一次很有效率的刷B,可结果并不理想。自始至终,叶修都没有看到秋木苏的身影。绝对是有哪里不对劲的,韩文清蹙着眉头看着Boss掉落的白板装备。叶修也没着急吭声,先走过去捡起装备,是一件通用皮甲,前端还明明晃晃的标注着【残缺的】字样。

蓝雨今天要例行开会,加上现在这氛围显然不合适一个不知情的人在场,因此喻文州打了声招呼便知趣的先行离开。


“老韩啊,哥也知道你不像是那种会特地骗哥的人。所以今儿刷B跟昨天,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啊?”叶修问。


“昨天...我记得昨天是张佳乐开的怪,爆出去的是十级的枪套。然后就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了,我、新杰、林敬言一起继续攻击。最后一击原本是我,但秋木苏莫名出现挡住了。”韩文清道。


“枪套?...我记得十级的话,枪套还是所有枪系都可以装备的对吧...”叶修若有所思:“也许就是那个枪套出了问题。为了保险,明天我不攻击了,老韩你还是和昨天一样带着你们霸图的队伍过来。”


“嗯。”韩文清回复道。末了,又回了一句:“你别太焦虑。”


叶修“噗嗤”笑出来:“我哪来的焦虑?得了得了,你们霸图不少事呢吧?赶紧撤了吧,哥再逛逛。”


......


等大漠孤烟的身影渐渐暗淡下去,叶修才点开背包仔细的查看起那件皮甲来。【残缺的皮甲】,如果叶修没有记错的话,似乎这是苏沐秋为自己制作的第一件银武的名字。那时候的苏沐秋信心满满的将几件材料和三十五级的橙装一同放进银武编辑器里,熟料竟发生奇怪的乌龙,合成一件看不出等级、少了半截袖子还有不少洞的残缺皮甲。幸好属性还算不错,可这样差的外观显然是卖不出去了,苏沐秋便索性起了个名字丢给叶修装备到当时才七级的一叶之秋上面去。


后来随着一叶之秋的等级迅速提升,那件皮甲也扔进了仓库、最后成为新的合成材料,转手给他人。叶修忍不住又想抽烟了,这事儿处处透露着一种诡异的感觉。秋木苏的突然上线、酷似自己的Boss居然爆出了苏沐秋送给自己的第一件银武...


“有鬼!”


叶修被一吓,转动椅子往后看说出自己心里话的声音方向:是魏琛。


“老板娘我也可以作证啊,老魏说的没错是真的有鬼!我靠吓死我了,就上回我不是去老林家玩儿嘛,回来的时候半夜,突然就听到嘉世那条街有人在很小声的喊‘阿修...阿修...’的!当时我是骗自己那是嘉世哪个想老叶的小年轻半夜睡不着抒发情感,可现在想想凭老叶的人缘哪个想不开的还惦记着他啊!”方锐比划道。


“其实我也有听过很奇怪的声音出现在嘉世...”乔一帆有些局促的开口:“那次是我们新生代聚会,我和邱非顺道一起回来的。我听到有男孩子在哭...很压抑很难过的感觉,而且还有伏龙天翔的声音!我很疑惑的问邱非,他们嘉世大晚上的还要训练么?另外哭什么呀...,结果邱非很凝重的就走了。”


叶修听了一会儿,从楼上走下来。阿修,这不是苏沐秋平常喜欢喊他的称呼么?男孩子哭和伏龙天翔...联系到苏沐秋,那哭声必然就是苏沐秋刚死的那会儿的自己咯?


“哎老叶,你下来的正好。跟你说啊这事儿十有八九跟你脱不了联系。”魏琛大大咧咧的躺在沙发上朝叶修招手:“咱们上林苑现在也步了嘉世的后尘,昨晚我起来准备去偷偷摸摸吸烟,结果经过你床边的时候——卧槽,一阵冷风吹啊!给老夫吓得。这还没完,等我吸烟回来的时候,居然看到有双手在摸你**啊!等我开灯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了!”


叶修:“...”


叶修咬牙切齿兀自开口:“苏!沐!秋!”


6.

“苏沐秋?”魏琛听到久违的名字先是一愣,嘴里念叨了两三遍试图从记忆里找到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苏沐秋...苏沐橙,魏琛几乎是跳起来朝叶修吼:“我日不会吧,是那小子啊!”

“不然还能有谁?”叶修随手捡起茶几上的抱枕朝魏琛的脸上砸去,魏琛摇摇晃晃了两下跌坐到沙发上,满脸还是不可置信的表情。陈果突然想起来了曾经的清明节,在南山公墓叶修眼底里深深地哀恸。原本对魏琛几人讲述的不屑一顾,也变得凝重认真起来。

安文逸和乔一帆不懂其中有什么波折内涵,只好面面相觑。倒是方锐按耐不住求知欲,赶紧插嘴:“苏沐秋是谁啊?跟老叶什么关系,大晚上的老装鬼吓人?”

“不是装鬼,而是真的就是鬼啊!”魏琛满脸写着崩溃的将抱枕搂在怀里,恶寒顺着脊椎骨一路蔓延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苏沐秋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魏琛这些跟叶修混的久了的都一清二楚。而苏沐秋和叶修之间隐约的暧昧,魏琛虽然默不作声,但不代表看不出来啊!

串连起方锐、乔一帆和自己看到的,魏琛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参与了一部电影的演出——《人鬼情未了·男同志版本》。

“叶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陈果问。

“我怎么知道苏沐秋他想干什么?”叶修道:“这混蛋十七岁就拔diao无情走的时候骗光我眼泪,留下我又是哥哥又是妈的养着他妹妹。现在倒好,又出来搞些乱七八糟的幺蛾子。”

“天...我好想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联盟秘辛啊...”方锐双目放空:“要是从我嘴里泄露出去了,我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叶修伸手从乔一帆后背拎起一个靠枕,猛地往方锐下半身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砸。方锐嗷了一声捂住裆部在地毯上打了个滚,叶修这才慢悠悠的重新躺回沙发,居高临下的笑:“杀人灭口不至于,但杀精灭diao是肯定跑不了的了。”


傍晚的时候苏沐橙推开了叶修房间。魏琛现在一跟叶修独处就老是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浑身各种不自在,干脆的拿了毛毯和枕头跑去和方锐挤被窝。叶修难得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在房间里,也没开电脑,早早地洗漱后就躺在床上发呆。

苏沐橙叹了口气。从下午和唐柔购物回来后听陈果讲下午的讨论时,她就猜到今晚的叶修肯定要心绪不宁。苏沐橙曾无数次的问叶修,放下了么?得到了的都是含着慵懒笑意的“当然”。

当然放下,还是当然放不下。苏沐橙没有追问过,叶修也没有回答过。因为两个人都知道答案。

“怎么大晚上想着过来了?是我们的小姑娘又怕黑了,需要哥五音不全的摇篮曲入睡?”叶修半是打趣的开了灯。

“是啊。”苏沐橙坐到叶修的床边微微低头,手指不自觉的攥住了床单,像是迫切需要汲取温暖的小兽靠近巨兽那样靠近叶修。这像是重复了很多年前,苏沐秋刚走的某天夜里,哭的眼皮红肿的小姑娘的动作。

叶修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半晌又觉得这样的安慰似乎对小姑娘没有太大的作用,直接将小姑娘搂紧了怀里。五音不全的叶修努力从脑海里回忆着苏沐秋哼摇篮曲时的音调神情,唱着唱着在小姑娘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擦掉眼泪。

“是哥哥回来了么?”苏沐橙突然轻轻地问,鼻息撒在叶修肩膀上,让叶修停下了噪音。苏沐橙从叶修的怀里起身,和她哥哥一样上挑、锐利、色彩热烈的眼睛直直对上叶修。叶修无从招架,也回了一个轻轻地点头。

那个点头仿佛耗尽了叶修所有的力气,重重砸在苏沐橙心里。苏沐橙向来不信神佛,否则她的哥哥就不会离开这个世界。可这个时候,苏沐橙除了感谢漫天神佛,居然别无他想。苏沐橙用被子裹住自己,然后放声大哭。这么多年来的思念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泻下来,小姑娘始终是小姑娘,一直惦记着她最重要的人,从来没有遗忘。

叶修往里头靠靠,无奈的看着被子全都被苏沐橙拽走。蜷缩起腿,唇边浮起明朗的笑容。就在刚刚,叶修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耳畔留下一句话,和一个极轻的吻。

“我回来了。”


韩文清的请求,基本上整个联盟没人不给面子。很快韩文清就和王杰希商量好,微草的人员全部撤离,张佳乐、林敬言和张新杰就位。

叶修操控着君莫笑蹲在旁边角落的草丛里。那是一个视线死角,很少有玩家会特地为此不断地调整修改视角去观察。今天一战能够见到苏沐秋,叶修似乎胸有成竹。或许是前一次的实验,或许只是因为昨天那个称得上是荒谬的吻与话。

为了保险起见,韩文清连让张佳乐爆出去的装备都是一样的。整个过程几乎是复制了上一次的打Boss过程一样,连时间都被张新杰控制的不差多少。等到最后一击,韩文清的鼠标已经点在了冲拳技能点上时——

秋木苏出现了!

没有犹豫,君莫笑几乎是爆发出了所有敏捷力迅速的跑到了秋木苏的身边。然而再快也比不上技能,秋木苏还是承受了冲拳。不同的是,这次的秋木苏并没有消失。张佳乐等三人已经被命令下线,而韩文清则留下来打量秋木苏。

和上次相比,这次的秋木苏,显然装备更为精良些。虽然看不见血条,但也能猜到红蓝等级都有所上升。叶修没吱声,估计也是在看这秋木苏的名堂。那秋木苏也就干站着,任凭两人从不同的角度打量。直到叶修敲下了一行字:“天王盖地虎,你还记得了么,苏沐秋?”

那边的秋木苏僵硬的抬了抬手,紧接着,叶修瞪死了眼睛,看着秋木苏的脑门儿上缓缓升出一个气泡:魏琛小公举。别犹豫别质疑,是你帅气逼人的男朋友我。

叶修当下照做,没犹豫没质疑,上去就操控着君莫笑给了秋木苏一巴掌。叶修也懒得再去敲字了,直接拉开了好友列表里原本以为会是永远灰色的秋木苏,发过去语音:“苏沐秋,你最好给我好好解释这几年怎么回事。”


21 Nov 2015
 
评论(14)
 
热度(105)
© 糖心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