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叼着烟哼着曲,一个人来到雇主家。

“适逢三更天刚过,明火不亮,暗火浮动;生气浅淡,死气沉沉。简而言之,这个时辰点本身就属阴辰,最容易发生些邪祟之事。一旦有人身负罪孽又有厉鬼妖怪相随,那么无疑是最方便动手的时机。所以你们能不能长点心都这样了还出去迎接贵客?你们迎什么贵客啊再贵有命重要么…”声音卡了壳。

叶修刚好拿烟蒂在雇主家门口笔走龙蛇,画完一个小清心阵。说起来这小清心阵叶修虽然太久没有画过,有些手生。但刚刚险些就画错一步的情况显然必须归结于那个声音。

原因无他。那个声音实在是聒噪的太令他耳熟了...

“我靠叶修!雇主先生你这样做也太不厚道了吧怎么着?是觉得我这个蓝雨王牌亲自穿越大半个中国跑到你这个荒郊野岭的藏娇金屋帮你驱鬼降妖还不够格?不,你别摇头摆手的我看不懂哑语!”青年人的语速很快,偏偏咬字清晰。叶修尚未从冤家路窄的念头里出来,就迫不得已要去拯救已经快给青年人鞠躬鞠到地上去的雇主。

“得了少天。你的雇主是旁边这位小姐,而我的雇主是这位先生。我们之间虽然矛盾多了点,冲突多了点。但是活儿还是要干的。”叶修将烟蒂随手扔掉,客客气气的伸出手:“要不然这次我们先合作?你也知道的,这次的东西不好惹。”

“我们很熟么?我们很不熟!我叫黄少天不叫少天叶修你给我听清楚了,这次跟你合作是你邀请的我是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你!还有,跟你合作这码子事儿不许告诉我们队长啊!”黄少天从裤兜里伸出手,极快速的挥向叶修的手掌后一触即分,碰出沉闷的一声声响。

叶修耸耸肩,甩了甩微微有些麻意的手掌不去理会黄少天噘着嘴的表情。他想都不用想也能知道黄少天脑子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不爽,不甘,不乐意,不情愿...总都是要带着一个不字的。黄少天这人,甜起来是真甜,能把人齁的晕头转向;坏起来是真坏,连一个好都要吝啬。

叶修很明显就是黄少天吝啬的对象。


不过叶修也没打算跟黄少天计较什么。




26 Jun 2016
 
评论(2)
 
热度(28)
© 糖心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