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魏】潦草一生

1-5

杜撰了一下蓝雨赛后采访。


6.

即便面对采访圆滑如喻文州,也不得不承认这场赛后发布会是喻文州继任队长以来最难面对的一场发布会。

指责和尖刻铺天盖地的涌来,喻文州险些被呛的没有回复的空隙。手速问题再度被抛上台面,更有一窍不通纯粹为了吸引目光的不懂比赛者故意挑衅,称蓝雨的战术大有问题。这让黄少天脸色涨红,几乎想要站起来对着人一拳。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扫了蓝雨众人一眼,算是一个警醒也是一个安抚。这些年他当队长当的相当有权威,平常里也会和众人嬉笑怒骂,但该严厉的时候也绝不手软。方世镜曾感慨喻文州简直像是个政客,拿捏的功夫做的极好。


“喻队长。听说您和黄副队长都是本次比赛中兴欣的选手魏琛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那是否意味着,您和黄副队长的比赛习惯、战术套路都已经被魏琛选手看透?您二位是否会因为面对昔日恩师而手下留情?您觉得是否有必要在下一场对兴欣的比赛中调整一下您和黄副队长的位置?”


喻文州猛然从一片头昏脑涨的闪光灯中清醒,继而一直挂着的笑容锐减,几乎只是撑着一个浅浅的弧度。

黄少天冷冷的扫过去,拿过话筒道:“你觉得,刚刚的比赛里,我们之中有任何一个人像是在放水么?别拿你那套说辞来侮辱荣耀侮辱我们,我们是职业选手!”


“是啊是啊职业选手,一支曾经夺得过冠军的职业战队,居然输给了一支草根战队!”那记者被黄少天一冲,有些恼羞意味的口不择言。


“你!”“少天。”喻文州按下准备霍然起身的黄少天,将话筒挪到自己面前道:“蓝雨是一支怎样的队伍,大家都有目共睹。这次我们输了,但我个人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值得让我回去指责我队员的地方。虽然有失误,也有余地,但我相信我的队员们都竭力做到了最好。”

喻文州顿了顿,转而回答之前的问题:“我和少天很感谢魏队,是他教会了我们很多。但同样,我们自己学到的东西也很多。如果你觉得魏队教导了我们两年的东西可以让我们用到现在并且在途中拿到了一个冠军,我想也是一种变相对魏队,对兴欣的认可。”

“蓝雨的战术永远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每场比赛都会有所改动。至于下场比赛的位置安排,提前说给你那下场比赛我们还用比了么?”

喻文州回答完,第一个起身向台下鞠了一躬,随后竟是不同与往常一样再继续应付客套几句,率先离开了发布台。黄少天立刻反应过来,拽着卢瀚文紧随其后。剩下的蓝雨几人也都脸色不太好看的鱼龙而出。


回到酒店后,黄少天的脸上仍有气愤未平:“那个记者什么意思啊,摆明了因为魏老大跟我们的关系挑事儿嘛!师徒怎么了,师徒就不能面对面打比赛啊!”

喻文州脱下队服挂到柜橱里,一面慢条斯理的将衬衫袖口卷起来:“对。连暗恋都可以了,师徒为什么不行?”

黄少天刚说完话,猛然听到喻文州如此直面的回答,被自己的口水呛的咳嗽起来。喻文州相当好笑的看黄少天的反应,从壁橱下方的抽屉里抽出一瓶水递过去:“我喜欢魏队,就这么让你惊讶?”

黄少天猛灌了一口水,喘了几声算是平复呼吸道:“你们俩都是男的!而且,而且魏老大大了我们那么多岁数,你又是靠连赢了魏老大三局才当的队长,魏老大又因为你离开的蓝雨。这么多错综复杂的事情和关系在里面,我当然要惊讶了!”

喻文州拉过凳子坐下:“仅仅是惊讶?”

“不然呢?一个是我快当成第二个爸的老队长,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现在的队长。我可做不到讨厌之类的。”黄少天认真道:“放心,我这个人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好得很!不过毕竟同性恋还是这个社会的少数,很多人都还...所以队长你可要承受很多东西啊。”

“其实我都不怕。”喻文州轻声道:“我只怕一件事,就是魏队不肯接受我。”


7.

魏琛将手里烫手无比的日记本扔到桌面上。

他实在没有想到,喻文州竟然对他怀有这样的心思。并且一怀就是这么多年。

平心而论,魏琛当初是真的把喻文州当成了一个小鬼。没想到,一个小鬼心里居然有这么多弯弯绕的心思。都说人是老司机看路都不一样,魏琛一想到喻文州小的时候就揣着喜欢自己的心思,就瞬间想到了从前种种他没放在心上的事情。

譬如每次魏琛抱起黄少天用胡茬磨蹭黄少天脸的之后,黄少天总是会莫名其妙收到几包新的湿巾。

譬如魏琛的房间里偶尔会多出一张字迹清秀的便条,上面写着“多吃蔬菜”、“早些睡”这类关嘱。

譬如魏琛总会莫名其妙消失的内裤……

魏琛猛然又想到这些内裤如果真的是被喻文州拿走了的话,那只可能是打飞机。一股鸡皮疙瘩从脊柱蔓延,让魏琛毛骨悚然。进训练营的时候喻文州才几岁?有没有小学毕业来着?

答应是不可能的吧。性别到是无所谓,魏琛本来就是个奉行及时享乐的潇洒人,男女都一样,只要过得舒心不就行了么?可问题是年龄,阅历,还有曾经的相处印象这三条沟壑横在面前,喻文州说到底在魏琛眼里还是一个孩子。

魏琛记得喻文州抹眼泪说想家的样子,记得喻文州就跟个矮萝卜似的人没桌子高的样子,记得喻文州穿嫩黄色的连体裤被嘲笑是娘娘腔的样子。喻文州的小时候现在在魏琛的记忆里鲜明的可怕,这让魏琛觉得自己如果答应了喻文州,就好像是答应了那个小孩一样,像是个恋童者。

可是不答应的话。魏琛又想到了今天比赛场上喻文州执着专注的眼神,想到了更早以前他在一片乱糟糟的网吧里,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只知道死死盯着电视机里那个夺了冠军捧起奖杯说:“您的筹码,押对了。”的少年。

魏琛想通了这一切,有些颓然的缩在沙发里抽烟。这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在烟雾缭绕里无法抑制的想起二十多岁的喻文州成熟的侧脸,还有那句几乎算是定情的话语。

“您的筹码,押对了。”

是啊,押对了,却赔输了。








其实内裤真不是文州拿的。就是老魏自己爱乱丢。

24 Sep 2016
 
评论(5)
 
热度(58)
© 糖心辞 | Powered by LOFTER